“红美人”,在四川还能红很久!

题记:爱媛38号、爱媛28号、果冻橙、红美人,均指同一杂柑橘橙优新品种。相比较而言,四川及周边地区发展“红美人”种植,有得天独厚的气候等自然优势。

近日,大雅齐彩果苗基地技术人员在学习时,偶然发现此文。我们认为,本文内容翔实,真实可信。使我们对浙江福建等地爱媛38号的别称来历有了进一步认识;也对那里的种植现状、存在的问题有了大致认识。特分享出来,以期对四川及周边地区的水果发展有所帮助。以下为文章全部内容。请注意:其中红色文字为大雅齐彩编者批注。

好的果实,就像秋风中的少女,柔弱,甜美,让人心生爱怜……

“红美人”就是这样的一个品种。
“红美人”,日本柑桔新品种,系“南香”和“天草”的杂交后代,1990年杂交,2005年登录,登记名为“爱媛果试第28号”,简称“爱媛28”。
湖南、四川另有称为“爱媛38”的,应为“爱媛28”的误记。(大雅齐彩注:我们近几年种植效果看,有信心把爱媛38号卖到浙江去,不必把传说中的“红美人”看得太神秘。)
在日本爱媛县,“爱媛28”以“紅まどんな(Beni Madonna)”作为商品名上市。
Madonna,日本著名作家夏目漱石笔下的一位非常漂亮的女主角。2009年,浙江省柑桔研究所副所长徐建国据此将该品种译为“红美人”。2002年,浙江象山率先把这个品种引种到中国。

01.跟明星的成名一样,初到中国的“红美人”并不出名,直到十年后才崭露头角,这两年更是大红大紫。

象山县柑桔产业联盟秘书长、县农业局高级农艺师杨荣曦介绍,这几年象山县种植“红美人”的面积都是以翻番的速度在增长,2016年已经达到5000亩(333.33 hm2),其中,投产面积1000亩(66.67 hm2),产量100万kg,产值4000万元。
杨荣曦说:“2002年引进‘红美人’,2008年通过大棚设施栽培实现技术突破,2010年开始商品化生产,价格多在60元/kg,今年春节前后还涨到70元/kg,亩(667 m2)产值10万元以上的园子还是挺多的。 ”
浙江省温岭市坞根镇的张中林于2014年春从象山引进“红美人”接穗,把自家32亩(2.13 hm2)4年生高橙树全部高接,年底搭上大棚,2015年投产,其中有20亩(1.33 hm2)进入丰产期,价格跟象山一样,也是60元/kg,一共卖了78万元,把前期投入全部收回来了。
第二年就收回全部成本,这对投资柑桔种植来说是非常快的。
这一年,“红美人”真的红了。
位于温岭市新河镇的万邦斌2013年开始种植“红美人”,与张中林引进接穗高接换种的方式不同,万邦斌是从黄岩购买小苗回来种植的,种了1万多株,面积60亩(4 hm2)。万邦斌说:“2013年种植时苗价并不高,买来时只有8元/株,2015年春涨到15元/株,2016年后期涨到25元/株,还一苗难求。
”万邦斌还说,他的园子2016年光“红美人”枝条就卖了800kg,他和张中林两户人家卖出去的枝条就可嫁接300万株“红美人”苗子,2016年整个浙江省起码有“红美人”苗木1000万株。
到2016年,“红美人”开始红得发紫。
广西人拼命种“沃柑”,浙江人拼命种“红美人”。

02.杨荣曦用了“惊艳”和“颠覆”两个词来形容“红美人”的品质。

“你吃过红美人吗?”杨荣曦问一位朋友。
“可能吃过,也可能没吃过。”朋友若有所思地答到。
杨荣曦说:“那你肯定没吃过,吃过你不会记不住的。”
这位朋友尝了“红美人”果实后,果然赞不绝口。
果肉入口即化,柔软无渣,是“红美人”最大的品质特点。
几乎所有第一次尝到“红美人”的人都会有这种“惊艳”的感觉,因为她“颠覆”了柑桔原有的口感。
我曾经把“红美人”比作柑桔中的赵飞燕:“着体便酥、柔若无骨”。
2015年在张中林的园子中尝到“红美人”时,我是给予她比较高的评价。
但是,2016年我却对这个品种的品质非常失望。因为不再是第一次,“惊艳”和“颠覆”两个词都无法再重复, 从桔子中吃出果冻式的口感并不见得是一件美好的事情。
也许是我这一年尝过太多极品水果的缘故。
在我主持举办的6个精品柑桔品质评测中,“红美人”居然“沦落”到口感倒数第一!这可是12位大众评审依据自己的喜好得出的结论。
杨荣曦说:“如果这是对6个柑桔商品的评判,我无异议;但如果这是对这6个柑桔品种的评价,则有‘田忌赛马”之嫌。”
的确,这款参加评测的“红美人”是初结果树上的产品,平均可溶性固形物含量只有12.3%,跟高接换种结出的果子还是有一定差距的。
2015年张中林通过高接换种结出来的“红美人”平均可溶性固形物含量为14.2%。
我跟杨荣曦说:“15度以上才能吃出我所说的‘极品水果’的味道。”
“您是专家的要求。 ”杨荣曦认为可溶性固形物含量13%以上的“红美人”就能体现出她的品质特点。
2016年,我测到的“红美人”最高的可溶性固形物含量是18.6%,最低的是8.7%。

03.徐建国介绍,日本对“红美人”的上市要求是可溶性固形物含量达到12%,外观无暇疵

按照这个标准,日本露地套袋栽培的“红美人”合格果只达到40%,而避雨栽培的能达到70%。所以,在日本“红美人”种植一般都采用避雨的方式。
万邦斌是采用露地套袋栽培的,果实外观挺漂亮, 但平均可溶性固形物含量只有11%,最高的12.9%,最低的仅9.3%。
新曙光农业有限公司是温岭目前“红美人 ” 种植面积最大的企业, 有110亩(7.33 hm2)。 大棚设施条件最好,2016年是初结果,果实可溶性固形物含量平均11.5%,而且外观伤疤挺多,露地栽培的更难看。
在新曙光负责柑桔管理的农艺师张启祥有着30多年的柑桔栽培管理经验,他说:“‘红美人’是我接触过的所有柑桔品种中抗性最差的一个。
容易感染病虫害,吸果夜饿、柑桔小实蝇、红蜘蛛、蜗牛、天牛、树脂病都喜欢;容易出现药害,对农药非常敏感,一不小心就会出现药害;容易花脸,在沿海种植风癣多;容易裂果,跟早熟温州蜜柑类似,多出现在9月份果实进入膨大期的时候。”相比较而言,四川丹棱及周边县市果农多年的种植效果看来,达到这一果品标准,毫无悬念。而且我们这里温暖湿润,无霜期长,种植爱媛38号,露地无须大棚,病虫害防治在坚持绿色标准的前提下对付这些,不是难题。

同样有着几十年柑桔种植经验的象山桔农邬学芬,也对种植“红美人”有些担心,他主要怕种多了来不及卖。 “果子要烂,损耗多。”(大雅齐彩提醒:我们已经认识到爱媛38号,不耐储存,各位果农务必通过电商及时销售,如果留树保鲜可不要错过了关键时期与中熟柑橘相比,耗不起时间的哦)邬学芬说:“‘红美人’价格若保持在30元/kg 以上就可以种。”
邬学芬选择了另一个杂柑品种———“春香”作为主栽品种。 “‘春香‘有特殊的清香味,贮藏性比任何桔子都好,可以贮藏到第2年的五六月份,没有损耗 ,也容易管理。幼树期先培育树冠让树长大,投产后注意疏果即可。”
邬学芬对“春香”的信心明显比“红美人”高得多。
邬学芬介绍,“春香”大棚种植亩(667m2)产量可达4000kg,这几年批发价都在12~14元/kg,小包装卖20元/kg。 2016年初象山遭受严重冻害,邬学芬家100多亩(6.67 hm2)冻得叶片都掉光了的“春香”依旧丰产,平均每亩(667 m2)产量还有2500kg。
杨荣曦说,其实“春香”的缺点很多,比如成熟期晚,外观难看,化渣性差,等等;但“春香”有一种独特的清香味,加上它良好的栽培性能和贮藏性能,才使得这个品种成为“象山红”(天草)的替代品种,目前种植面积已接近2000亩(133.33hm2)。
在象山,“春香”又被称为“象山青”。

04.与“春香”的容易管理刚好相反,杨荣曦连续用了3个词句来描述“红美人”的缺陷:“难种”,“非常难种”,“美人很难伺候”。

早在“红美人”还没红起来的时候,我陪新曙光的员工在黄岩查看该公司预订的苗木时,苗圃老板递给我一个“红美人”果实,我一拿上手就说:“这个品种估计不行, 会很难管理的。”
我都没看到树体就有这种感觉,是因为这个果实给我的手感非常柔软,如同一个细皮嫩肉的千金小姐。我对她的栽培性能表示严重怀疑。

后来发现,“红美人” 在结果前树势还是挺强的,叶片也宽大,大的叶片犹如手掌。 但一旦结果,树势就会急速衰弱,新发的叶片会变成柳叶大小。
除了对果实品质的“惊艳”,你还会对“红美人”树势变化之快表示“惊讶”。(大雅齐彩提醒:四川的果农对此不必惊讶。为啥?请继续看下文。)

“红美人”又非常“矫情”,果实结得少,品质不好;果实结得多,树势不行。

张中林的高接园在2015年时一派丰收景象, 我们测了一株产量, 采了300多个果实,株产上百斤;但2016年园子却是一片萧条,树势一整年都没见恢复过来。

新曙光农业有限公司的“红美人”在2014年定植, 枳砧,2015年用“ 枸头橙” 进行靠接, 以增强根系的吸收能力和抗盐碱能力,稳定树势。 2016年开始试投产,平均每株挂果2.5kg,树势尚好,但跟同期种植的另一个品种相差甚远。
象山县柑桔产业联盟副理事长顾品是象山县最早种“红美人”的桔农之一,也是第一个把“红美人” 种进大棚卖出60元/kg的带头人。

他告诉我,种“红美人”最好不要采用小苗种植,要先种树势强、生长快的“尾张”温州蜜柑,等其成树后再高接成“红美人”,并在基部永久保留一层温州蜜柑的枝叶作为营养辅助。
在顾品的老园子里,我见到已经高接了十多年的“红美人”依旧生长良好,没有柳叶状的衰退迹象,树冠下层还结满了“尾张”果实。但在他另一块32亩(2.13 hm2)的新园子中,我也看到不少高接3~4年后的“红美人”植株出现黄化、死亡的现象。(四川的果农对此就很惊讶了,因为这样的现象,四川没有。要讲树势,皖浙闽赣两广等地区很少有象我们这里有丰产二三十年的柑橘树。)

顾品早已对这种现象见怪不怪了。及时挖除死树,重新种上“尾张”温州蜜柑,待它们长大后再行高接“红美人“。(大雅齐彩提醒:四川等地区的老果园改造,高接不必等待,第二年就试花,第三年就开始丰产啦。)
难怪杨荣曦会说:象山目前的5000亩(333.33hm2)面积“红美人”5年后起码有一半以上要没有了。
对于“红美人”,杨荣曦提出了“三不种”建议:没有5年以上种植经验不种;没有大棚设施不种;没有市场不种。另外,种植面积也不宜过大,一方面是因为“红美人”不耐贮藏,另一方面因为“红美人”对栽培管理要求高,面积大不好管理。
2016年,顾品的32亩(2.13 hm2)“红美人”卖出了350万的产值。

05.毫无疑问,“红美人”是一个具有优良品质性状的柑桔品种。我把她列入“极品品种”的行列。

但我一如既往地对这个品种充满怀疑。先是对其栽培性能的怀疑,太难伺候;后是对其品质性状的怀疑,良莠不齐;再是对这股发展热潮的怀疑,整体来看,好像行外人士比行内人士更具激情。
万邦斌说:“我就胆子大,别的不管它,只要好吃的我就种,人家说种不好的,我就偏要种。”

2015年一篇媒体报道《农业门外汉种出30元一斤的“土豪桔”》,让万邦斌成为标榜,全国各地想种柑桔发财的人络绎不绝地来到他的果园,或引种,或取经,或寻求合作。
万邦斌说:“‘红美人’的发展要到2019年才能达到真正的高潮。 ”目前他已把发展重点放在“红美人”的苗木培育上。
张中林2015年春又承包了一块80亩(5.33 hm2) 的桔园高接成新品种,他没有告诉我新品种的名字, 只是神秘兮兮地跟我说:“这个品种比‘红美人’还好。”
后来,我从顾品那里了解到,张中林所谓的新品种就是象山同期从日本引进的另一个杂柑品种———“晴姬”。

去年,“晴姬”的枝条被炒到几千元一斤。
除了“晴姬”,枝条卖到这个价格的还有“甘平”。

2017年2月,顾品的“甘平”果实卖出了100元一只的天价!
“象山柑桔靠‘红美人’打品牌。 ”在成立象山县柑桔产业联盟,做统一品牌设计以后, 杨荣曦计划2017年成立销售龙头企业,购买一台无损伤分级机,根据糖酸度和外观瑕疵进行选果。
“我打算把糖度分4档, 以11度、13度和15度作为分界,选好以后极品的卖极品的价格。 ”杨荣曦踌躇满志地说。
但面对全国兴起的“红美人”种植热潮,杨荣曦还是颇为担心,疑虑地问我道:“四川的‘红美人’到底怎么样?”
我答非所问:“那边的价格不可能有这么高,那里没有这样的消费基础。”
“那他们可以拉到长三角来卖呀 ! 四川到上海也就两天的车程。”杨荣曦最担心的事情在这里:“如果有这样的价格差的话,‘红美人’不耐运输的瓶颈都不是问题了。”
“这个价格在大市场是不现实的, 你们现在做的依然是小众市场。”
我补充道:“这个品种即便价格大众化后,估计也不受经销商欢迎,因为销售过程中的损耗会很大。”
“建议你把网络营销这块做起来。 ”我对杨荣曦说。
对象山局部地区来说,想维持“红美人”目前的高定价,网络营销是在做好当地小众市场的基础上,实现渠道拓展的最佳途径。
其实,跟杨荣曦一样,我心中也始终有一个疑问:“红美人”,到底还能红多久?
(原文全文完)

版权声明:以上全文,文字及原图都来源于《中国果业信息》2017年第34卷第二期,图片文字为大雅齐彩所添加。文章标题:红美人,还能红多久?作者署名:王涛,男,浙江温岭人,农业创作人。

大雅齐彩对作者本人及杂志社深表感谢!转载本文是为了让四川或其他地区的果农对“红美人”在浙江的种植有一个大概了解,以便结合不同的实际情况,调整自己的种植愿望。如有侵权,请来函告知,大雅齐彩定当修正。

齐彩理念,卓越的基石